• banner1
  • banner2
  • banner3
当前位置: > 友博国际网站 >

html模版从年赚26亿到一个季度巨亏15亿 中药巨头云南白药炒股“翻车”

中药巨头云南白药(000538.SZ,下称云南白药)三季度折戟资本市场。

三季度财报显示,报告期内云南白药交易性金融资产持有期间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为-15.5亿元,也就是所谓的“炒股浮亏15.5亿元”。而2020年,云南白药因为炒股赚了26.18亿元,资本市场的加持使得公司当年利润大幅增长。

在资本市场上浮浮沉沉的同时,云南白药面临着主营业务增速放缓的现状。目前云南白药也在尝试转型,数字化转型和产业链延伸是其转型的两大抓手,但效果尚且不太明显。

《华夏时报》记者就此邮件发送采访函并致电云南白药董秘办,董秘办相关负责人答复称稍后回复,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炒股浮亏15亿

近日,云南白药公布了三季度财报,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炒股浮亏15亿”。

财报显示,云南白药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92.79亿元,同比增长9.98%;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6.49亿元,同比下降63.94%;归属上市公司股东扣非净利润10.46亿元,同比下降21.70%;交易性金融资产持有期间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为-15.5亿元,也就是“炒股”浮亏15.5亿元。

对于公司净利润下降,公司解释为“本期公司确认股份支付费用8.66亿元,上期无。剔除该部分费用影响,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36.67亿元,同比增长15.14%”。

对于公司炒股亏了15.5亿的质疑,云南白药对外表示,入局证券投资是为了提升资金的使用效率,事情发展到如今,公司的持仓已经有所下调。目前,公司对待投资标的十分审慎,未来会逐步优化投资结构,也会逐步退出证券投资。

而在云南白药的董监高中,确实有一位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人,他就是云南白药的联席董事长、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陈发树。

2019年,云南白药首次设立了联席董事长职务,由陈发树担任。当时他表示:“我这个职位不参与管理,就支持董事长。我既是股东也是董事长,更不会把钱打水漂。”截至今年三季报,陈发树以自然人股东身份持有云南白药0.7%的股份,位列云南白药前十大股东之位。

陈发树在资本市场上一度战绩斐然。他曾经押宝紫金矿业获利150多亿,又曾在低点大局建仓隆基股份、中国中免等,获利不菲。

而自2019年开始,云南白药的交易性金融资产也在迅速上涨。2020年底,云南白药迎来在资本市场上的高光时刻。2020年报显示,云南白药交易性金融资产损益为26.18亿元,而当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55.16亿元,炒股浮盈占盈利近一半。

但是好景不长,2021年中报显示,该公司交易性金融资产损益为亏损6.28亿元,三季度炒股浮亏达15亿元。

主业增速放缓

近年来,云南白药离资本市场越近,离医药行业似乎就越远。

数据显示,云南白药2016年-2020年医药工业销售收入分别为90.80亿元、99.62亿元、107.27亿元、110.23亿元、117.16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1.09%、9.71%、7,博天堂首页.68%、1.86%、6.82%;公司2016年-2020年这5年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7亿、27.81亿、29.18亿、22.89亿、28.99亿,同比增速分别为3.24%、3.01%、4.91%、-20.80%、26.63%。而同样的中药龙头片仔癀这5年的扣非净利润增速都在10%以上,并且有两年增速高达40%。

医药战略规划专家史立臣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云南白药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产品老化导致主业竞争力下降。数据显示,云南白药的综合毛利率近三年一直处于下降趋势。2018年到2021第三季度,其综合毛利率分别下降2.05%、6.50%、2.84%、5.31%。

与云南白药在资本市场不断加大投入相对的是,该公司研发支出总额占营收比例在行业内属于较低水平。2016年至2020年,研发支出总额占营收比例分别为0.40%、0.35%、0.41%、0.59%、0.55%。以2020年为例,WIND统计的75家中药企业中,云南白药研发支出总额占营收比例排名仅为71。

今年8月,云南白药还因为销售不符合经注册产品技术要求的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被罚款110299.15元。

如今,这家传统中药巨头的主营业务正面临挑战。近期云南白药正在进行的数字化转型和产业链延伸等举措,是否能使大象成功转型,还有待市场观察。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

相关的主题文章:

Copyright 2017 友博国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